乐球吧NBA直播观看

螺蛳粉、甘草片、100欧元……这些另类捐赠,让我笑完又哭了

作者:书单君

来源:书单(ID:BookSelection)

最近,由于疫情较为严重,很多国家开始给中国捐赠物资。从日本友人的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,到俄罗斯老铁默不作声捐来的23吨口罩。捐赠这件事,也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关注。

昨天的热搜里,就有好几个与捐赠有关。

先是袁隆平给武汉蔡甸人民捐赠的200吨大米,堆满了整整三节火车车厢,飞驰400多公里来到武汉。

有网友说:只有袁老能说我胖,因为吃你大米了。

遥远的西藏也首次向湖北捐捐赠了物资。50吨牦牛肉、16.9万箱矿泉水装满了整整29节棚车。

要知道,此时正是西藏气候最恶劣的时候,进出藏都非常艰难,普通的西藏人,冬天窝在家里,物资也是相当匮乏的。可以说,他们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。

评论区里不服气的青海人表示:青海也捐赠了50吨牛羊肉、16吨牦牛肉干、44吨酸奶,493箱饼干。玉树的牧民们,还自发捐了很多当地人都舍不得吃的冬虫夏草。

我看到这里,真的感觉一股暖流涌过心口:这种时候,相比金钱,这些才是湖北人民更需要的东西。

然而,慷慨解囊的又岂止这些备受关注的捐赠方。还有那么一些“另类”的捐赠,让人又好笑又感动。

它们或许只是捐赠大潮里的一滴水花,起到的实际作用也很有限。但对于捐赠者而言,给出的却可能是半年的口粮、脱贫的可能性、东拼西凑攒来的巨款……

他们可能普通平凡,却同样值得拥有姓名,心意同样值得被铭记。

非洲的科摩罗,一个人口只有80万的小国,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,基建全靠外援,首都至今没有公交,当地人平均每一百个人,才有一个拥有手机。

这个小兄弟最开始打算给中国捐赠一箱口罩,但是找遍了当地的超市和药店,也没买到。

最后东拼西凑,捐来100欧元,还是两张50的。

100欧元在科摩罗,相当于当地一个普通人两个月的工资。

据说交给中国时,科摩罗友好协会的主席说,捐赠的100欧元象征性款项,可用于购买口罩,听说中国这段时间缺这个。

“我们知道中国有能力有办法,但是科摩罗友协还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向中国人民表达来自科摩罗人民的关心。”

这种贫穷的慷慨,让人想笑又感动。瓜子不饱是人心,有些帮助尽管无法解决根本问题,但情义无价。

美国洛杉矶,几个刚刚毕业的年轻侨胞,一起凑钱买了85000支手套、1000个N95口罩,捐给武汉。本来是打算做好事不留名的,结果被告知国内清关必须留名。

他们商量了一会儿,就留下了四个字:中华儿女。

在中国留学的外国留学生们,也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东南大学的阿富汗籍留学博士哈雷,在阿富汗跑了多个城市,500多家药店,买了2万只口罩,捐给武汉。购买期间还经历了爆炸。

此刻的阿富汗,正在战火之中,塔利班和美国的交战波及了平民百姓的生活,他们自己的生存都极其困难,还冒着战火给中国找口罩。这简直是用命来救中国人。

2月11日,贵阳市云岩公安分局跑来一个非洲小哥,他说着不流利的中文,递给警察500块人民币,希望帮忙转捐给武汉。

警察叔叔问他姓名时,他只说自己是贵州师范大学的留学生,然后写下了“厄立特里亚”几个字。

这不是他的名字,而是他的祖国。

厄立特里亚位于非洲东北部,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农民,互联网用户只占全国的百分之一,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,能出来留学,对他们来说已经极其不易。

疫情对企业的冲击是明显的,经营受影响,成本压力巨大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有些企业还是凭着社会责任感,给湖北人民大送特送。

老牌国产电器品牌小鸭捐赠了50台洗衣机,由于物流暂停,员工就自己开车,17小时星夜兼程,把它们送到了雷神山。

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亿利集团,向武汉捐了100万瓶甘草片。

甘草片有止咳功能,因为其含有可待因,吃多了容易上瘾,属于特殊药品。全国仅有33家企业允许生产,亿利制药公司就是其中一个。

其实,除了国家、企业、海外侨胞、留学生以外,更多的捐赠者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。

比如,山东日照有位环卫大爷,走进派出所,放下一万两千块钱就转身离开,还有一张纸条写着:急转武汉,为白衣天使加油,我的一点心意,东港环卫。

他也许一辈子勤勤恳恳,为了让这个不属于他的城市更清洁,让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拥有一条干净的道路。在危难关头,他还从自己那一点微薄的薪水里,抠出一大部分给捐了。

我觉得,不应鼓励弱势群体过度捐赠。但如果收下这份心意,请务必把这钱用对、用好。

再比如,云南省贫困县宁蒗县,在得知武汉的困难后,村民们开着拖拉机、农用车拉来65.1吨土豆,送到捐赠点:“没有资金,但我们有土豆!”

他们或许一辈子没有出过农田,没有到过城市,不了解什么叫新型冠状病毒,武汉二字,在他们心里也只有一个遥远而模糊的印象。但他们懂得苦难是什么,也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手足之情。

还有东北运去的130吨大白菜:

还有贫困县河南嵩县村民们送去的10万斤大葱:由于联系不到刨葱机械,他们徒手在地里拔了三天……

还有广西捐赠的3.1万盒螺蛳粉。也不知武汉医院的等候室里,会不会飘满了爱的酸笋味儿。

还有一位常州的硬核大爷,急冲冲地走进常州政府,送来一个纸箱说要捐给武汉,然后转身就走。

大家以为是口罩,结果打开一看,居然是满满一箱钱,整整五十万。里面附着一张纸条说: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关心武汉,我出一点小力。

五十万是一点小力,莫非是哪个家有五套房的大爷?

结果一查发现,他只是一名退休工人:我只要够吃够用就行了,前线的医生护士才要吃好一点。

而更多的捐赠者,可能就是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。像我们小区里,大家明明谨慎得能不出门就不出门,但是楼下的捐赠箱开了以后,还是裹得严严实实,跑下去往里塞几个口罩。

这些捐赠者们,不想留下姓名,不为受到表扬。他们只是觉得,有苦难发生在同胞身上,我们就应该伸出援手,能帮则帮。

在他们朴素的世界观里,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在这场疫情里,每次看到那些发国难财、赚黑心钱的事件,每次看到那些不公正的事情发生,我们常常会说:人类的悲喜并不共通。

但是看到这些捐赠者们,书单君也想说一句,人类总还是有一些共通的东西:或许是善良,或许是慈悲,或许是朴素的家国之情。

也正是这些东西,让我们一次次在担忧里鼓起勇气,在苦难中看到天使。

一个人总是如此的渺小,面对疾病、灾难、自然,都显得无能为力,不知所措。这是令人绝望的事实,但在这份绝望里,使人能振奋起来的,正是他人的肩膀。

正是人们的互相拯救,互相扶持,才让我们扛过了一次次艰难困苦。而多日以后一个晴朗无风的日子里,这场可怕的疫情也同样会被我们这样扛过去。

我知道你没看过瘾

Back To Top